一日游游客被宰万元骗局揭秘  游客被洗脑称“让
江嘉年个人资料 江嘉年年轻时照片
上海小区玻璃自爆  五栋楼玻璃自爆超400块

一日游游客被宰万元骗局揭秘 游客被洗脑称“让

日期:2020-06-26 08:53点击数:

  一日游游客被宰万元骗局揭秘 游客被洗脑称“让刷多少刷多少” 4月16日,来京旅游的她和家人以80元/人的价格,在天坛南门某旅行社报名长城一日游。一路遭遇言语洗脑、二次消费后,她在一间导游明确交代无需购物的玉器店,刷了近1万元。事后,她一度坚信自己被下了迷药。当这一可能被派出所民警否定后,她又问我是不是被催眠了?她完全不理解当时自己的所为。即便她在警方的帮助下,向玉器店要回了大部分钱款。她仍耿耿于怀。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陈绍建介绍,纵观整个一日游旅程,这是一场精心布局、分工配合的骗局,利用了人在群体状态下的群氓现象。导游事先暗示埋下伏笔,游客旅途行程疲惫判断力减弱,店员配合演戏塑造权威,终使游客落入圈套。一日游众游客遭遇的各种营销 视频来自新京报动新闻游客被洗脑称让刷多少刷多少4月15日下午,从河南来京的张娟一家五口在游览完天坛后,于天坛南门附近一家小吃店用餐,谈话间透露了第二天打算去长城游玩。一名旅行社业务员上前搭讪,称只需每人80元,便可参加长城一日游。张娟觉得划算,便报了名。张娟说,4月16日,他们一家人和另外约20名散客在天坛南门附近坐上旅游大巴前往长城。大巴车驶上高速后,导游就临时提出补缴费用,每人150元,拒绝补缴的游客不能继续行程,须自行返回。她感觉恼怒,但还是交了费。张娟回忆,此后的行程愈发奇怪起来,一路上导游一直给游客灌输貔貅和风水知识,还带游客以参观的名义去算命,看风水先生。而游览长城的时间只有1小时,其余时间均是购物、看展演。张娟说,下午返程前,导游找了个借口,让游客在海淀区上庄镇八家村的一家玉器购物店休息。20多名游客在一家封闭的小房间内听一名自称是富二代的人讲课,其自称还在澳门开赌场。讲课持续了约1个小时,张娟形容她和其他游客渐渐进入亢奋状态。"富二代’以交朋友的名义让我们请他吃饭,当场除了两人银行卡内没钱,其余人都刷卡支付了。张娟说,她也分两次支付了近一万元,获赠了貔貅等几枚玉器。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让我刷卡就刷卡,让刷多少就刷多少。她说。回到河南老家,张娟和家人对一日游起了疑心,请来卖玉器的朋友鉴定,发现在玉器店标价数千元的玉器只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4月21日,张娟和哥哥来京报警。海淀区上庄派出所民警说,这种情况我们近期接触很多,几乎每天都有报警。我们去查了,他们有正规的营业执照。该民警解释说,这事够不上案子,银行卡在你自己手上,你自愿刷卡付的钱。你要说那玉是假货,可他不是卖你的,是说交朋友送你的,所以也不构成销售假货。对于张娟怀疑被下迷药,民警称经调查并不存在下迷药一说。随后,张娟在民警陪同下来到玉器店退款。购物店的工作人员扣了5%的手续费,其余钱款退回了张娟,其间未发生争执冲突。我就是专门办理退款的。玉器店一名工作人员说。一日游众游客遭遇的各种营销 视频来自新京报动新闻游客被洗脑称让刷多少刷多少4月15日下午,从河南来京的张娟一家五口在游览完天坛后,于天坛南门附近一家小吃店用餐,谈话间透露了第二天打算去长城游玩。一名旅行社业务员上前搭讪,称只需每人80元,便可参加长城一日游。张娟觉得划算,便报了名。张娟说,4月16日,他们一家人和另外约20名散客在天坛南门附近坐上旅游大巴前往长城。大巴车驶上高速后,导游就临时提出补缴费用,每人150元,拒绝补缴的游客不能继续行程,须自行返回。她感觉恼怒,但还是交了费。张娟回忆,此后的行程愈发奇怪起来,一路上导游一直给游客灌输貔貅和风水知识,还带游客以参观的名义去算命,看风水先生。而游览长城的时间只有1小时,其余时间均是购物、看展演。张娟说,下午返程前,导游找了个借口,让游客在海淀区上庄镇八家村的一家玉器购物店休息。20多名游客在一家封闭的小房间内听一名自称是富二代的人讲课,其自称还在澳门开赌场。讲课持续了约1个小时,张娟形容她和其他游客渐渐进入亢奋状态。"富二代’以交朋友的名义让我们请他吃饭,当场除了两人银行卡内没钱,其余人都刷卡支付了。张娟说,她也分两次支付了近一万元,获赠了貔貅等几枚玉器。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让我刷卡就刷卡,让刷多少就刷多少。她说。回到河南老家,张娟和家人对一日游起了疑心,请来卖玉器的朋友鉴定,发现在玉器店标价数千元的玉器只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4月21日,张娟和哥哥来京报警。海淀区上庄派出所民警说,这种情况我们近期接触很多,几乎每天都有报警。我们去查了,他们有正规的营业执照。该民警解释说,这事够不上案子,银行卡在你自己手上,你自愿刷卡付的钱。你要说那玉是假货,可他不是卖你的,是说交朋友送你的,所以也不构成销售假货。对于张娟怀疑被下迷药,民警称经调查并不存在下迷药一说。随后,张娟在民警陪同下来到玉器店退款。购物店的工作人员扣了5%的手续费,其余钱款退回了张娟,其间未发生争执冲突。我就是专门办理退款的。玉器店一名工作人员说。假书法大师现场挥毫卖字从华夏名砚苑出来后,大巴车又将一众游客带到延庆某村的一处旧厂房内看演出。这个160元的自费项目,是在前往长城的高速路上,导游突然提出来的。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和一些游客提出不愿意参加该自费项目,导游朱某说,不参加自费项目就无法坐车返回,这里没有公交,你们打车回去得花两三百,自己算吧。朱某还说,当初每人交的100元游览费中,80%被销售业务员拿去作提成,他们业务员只是负责把你们忽悠上车,剩下的钱连长城门票都不够。来自武汉的王曼一家三口拒绝补交费用,在长城附近下车离开。王曼说,他们当初就不怎么愿意参团,早上刚到北京,在北京西站买地铁票问路时遇到一日游业务员,被对方连哄带骗领来参团,每人花费150元,结果承诺的旅行路线不但没能兑现,还要补交费用。除王曼一家三口,车上的其余游客因人生地不熟,都交钱了事。只不过,这场价值160元的天桥杂技堂会的演出地点并非在天桥,而是在延庆一处旧厂房内。演出开始前,一名自称客户经理的女子走上台,称公司从北京书画院请来中国最高级别书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书法大师李国领为观众现场挥毫。李国领老先生的字画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多位外宾。该客户经理说,李国领的一幅书法日常购买需要几万元,这次只需300元赠送给大家。立刻有3名游客举手购买了书法。随后陆续有游客前往舞台旁的小房间内现场求字。重案组37号探员查询北京书画院官网,画院成员栏目中并无李国领。在中国书画院官网,画院领导也并无李国领。重案组37号探员通过网络搜索李国领的名字,发现有名为书法家李国领的官方网站,在个人简介中,其自称河南洛阳人,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其作品多次获国内外大奖。不过,中国书画家协会官网的会员查询中输入李国领,并无搜索结果。点开河南省成员列表,也无此人。富二代以交友名义敛财看罢演出后,导游朱某告诉大家,旅程临近尾声,车辆需要清洁和加油,要带游客们前往一处玉器店休息30分钟。该玉器店距离看演出的地方约15分钟车程,也是一处厂房模样的建筑,建筑内外没有店名标识。从车程和行驶方向看,并非张娟遇到的那家玉器店。临下车前,导游朱某特意提醒游客,不要购买玉器店的商品,这里是专门招待外宾的,里面的商品一般游客消费不起。在张娟的遭遇中,正是无需购物的玉器店,狠狠地宰了她一笔。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和游客进入玉器店后,被带入一个封闭房间观看玉器翡翠的宣传片,店员忙着为游客递上水和饼干。一位女店员提出让大家帮个忙,过一会儿公司老板来视察,请大家替她美言几句。几分钟后,一位穿着花衬衫、戴着金色手表、脚蹬银色皮鞋、体型微胖的男子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几名店员。男子操着福建口音自称是富二代,继承了父亲的玉器店,还在澳门开赌场。富二代称需要游客们帮两个忙,一是政府部门正在评选诚信旅游单位,遇到发放调查问卷的政府工作人员,希望在该公司的名字上打钩,二是游客们回到家乡请帮忙宣传下该公司的翡翠玉器。见游客们答应后,富二代提出带游客参观隔壁的玉器展厅,并向游客透露一个珠宝行业的潜规则。只见富二代拿起一块玉说,吊牌上条形码数字的最后四位才是玉的真实价格。几位游客听后拿起玉器,盯着条形码鉴别起来,有人大呼过去买玉上当了。不过,据重案组37号探员了解,珠宝业中不存在条形码数字暗藏价格的说法。富二代话锋一转,称喜欢交朋友,以后想在全国开加盟店,谁成为他的朋友,就可以优先在当地做加盟商。富二代说,做朋友首先需要信任,谁敢刷卡请他吃饭,就能交朋友,他首先开出的价码是1260元。游客中站出一名男子,二话不说就掏出银行卡刷了1260元。见其他游客没反应,富二代又说,别人都不信任他,只有这名男子信任他,因此把1260元退了回去,又掏出一枚标价数千元的玉貔貅赠送给男子。部分游客见状,上前凑在富二代身边。要是送个镯子给我,我就刷卡了。游客中一位老太太说。富二代又问谁敢刷卡,这次有5名游客刷了卡。他们被富二代请去站在柜台后面,体验当老板的感觉。最后,无意刷卡请富二代吃饭的游客被要求回到大巴车上,有意请吃饭的游客则被留下,继续与富二代交流。张娟说,之前她在玉器店就是着了同样的道。她也是这样被一步步引诱,分两次刷掉近万元。心理学家揭秘游客为何中骗局张娟一直不明白为何会乖乖地给那名富二代刷卡。对此,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陈绍建根据张娟和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的体验经历,从游客心理上进行了揭秘。陈绍建认为,从心理学上分析一日游骗局,符合一整套的心理暗示系统。导游一路上给游客讲述貔貅、风水,是事先的暗示,先把知识铺垫好,让游客之后更容易相信。此后,风水先生、富二代等人物轮番登场,不断重复信任、交朋友、招财等话术,是强化心理暗示。陈绍建说,同时在其他工作人员的配合下,风水先生、富二代等人的形象被塑造成为权威人物,这是利用大众对权威的崇拜进一步强化心理暗示。陈绍建说,当一天的行程临近尾声,游客们身心疲惫,导致人们的判断力有所下降。游客们又被请到一个封闭的房间内,在疲惫的状态下不断听人反复讲述,此时暗示的效果更强。不过,陈绍建认为心理暗示有个体差异,有人容易接受心理暗示,就会出现大脑一片空白,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接近催眠的现象。在骗局中,有很多游客受骗的另一个心理学原因是群体极化现象。有几个挑头的人这样说,其他人有不同意见又不敢说,时间一长,众人的观点就会越来越极端,群体极化现象会对人产生约束作用。陈绍建说,在一日游受骗案例中,工作人员让不相信的人离开,让比较相信的人留下继续听,就是为了营造群体极化的环境和氛围。多部门打击一日游乱象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根据描述,游客很有可能遭遇了诈骗团伙,对方打着一日游和赠送玉器的幌子,精心设计骗局,一步步将游客拉入圈套。有些外地游客初来乍到,防范意识不足,很容易上当受骗。张新年建议游客不要轻信身份不明的旅行社业务员,出行前要签订书面合同,支付相关费用时也得要求开发票,一旦发生纠纷可作为维权的证据出示。如果遭遇了虚假宣传、旅游欺诈或强制消费,要及时打电话向主管部门投诉,必要时要立即报警。4月26日,北京市旅游委官网发布《关于开展五一小长假期间旅游市场秩序整治专项行动的通知》,其中要求,重点对街头招徕、二次收费、诱导或强迫消费等违法违规乱象进行严厉打击。近年来,旅游、公安等多部门针对一日游乱象曾多次采取整治行动。公安一线办案人员坦言,旅游行业的违法犯罪行为中,触及刑事犯罪的较少,大多行为都只涉及行政处罚。因违法成本低、处罚力度轻,故对旅游市场违法行为和旅游市场的治理,只能随见随打,增加联合执法频率,震慑和打击并用。警方提醒来京游客要选择正规的北京市旅游集散中心,切勿相信街边招揽推销的廉价一日游,黑导游都是先把游客骗上车,中途加价,游客容易被宰,权益难以得到保障。